塑料姐妹晴

今天我大哥骑摩托让骑自行车的超了😂

居老师和杨老师的脑洞被我揉一起写出来啦

悬疑反转向  喜欢用梗,尤其谐音梗
居老师说白杨宇,那就白杨屿!
鳇呔子啦萌混过关啦什么的,对不起喽,通通变个形拿过来!
还有什么梗在下不知道的,仔细搜刮一波。

热场小段

白杨屿有两大未解之谜,一是北捕快泡茶用的黄苔籽从何而来,另一是居先生的琴谱怎么从来不重样。
所谓北捕快,姓北,单字一个宇。白杨屿最当红的捕快。这当红的原因,除了业务能力强之外,小伙模样也是一绝。要说人认真的时候最带劲,不少姑娘就赶着他查案子的时候前去围观,久而久之观察出来个问题——他腰间总佩个茶壶。后来不知怎的传出消息,别人问他里面装的何物,他说是泡的黄苔籽茶。姑娘们也是脑袋灵光,一下子就自命为“苔籽妃”。
北捕快是真爱黄苔籽泡茶。别人腰间佩玉,他佩茶壶。这么风流倜傥个小伙,走哪腰间佩一茶壶,本来就够街头巷尾聊好几圈的了。况且“苔籽妃”基数那么大,又都是叽叽喳喳正爱说笑的姑娘,这事一传十十传百,没个完。直到现在蹲街边门口吃个瓜的功夫,还能听见过路的人言语此事。
至于这居先生,全名居一龙,白杨屿第一琴师。他当红的原因和上面那位一样,技艺精湛,态度端正,模样动人。模样真是动人,剑眉星目,仪表堂堂,不论哪个季节什么天气,他一笑都能自带春风拂面之感。如此玉树临风之人,琴技又过硬,偏偏温和低调,雅人深致,坐在那,指尖溢出琴声,眉宇流露曲韵,画中仙也莫过于此。连白杨屿最受人敬仰的女先生都对他不吝赞美之词。自然,崇拜他的姑娘也多得不行。
但是这些日子,居先生过得可不十分好。一直跟在身边的琴童突然间断了气,还是被人给谋害的。打出这件事以后就再没人见居先生露过面。
众人议论纷纷,揣测他是去休养生息了还是创作琴谱去了。
直到北捕快去找他大家才明白:哦,闹了半天居先生是学新学问去了,这下要改行进入断案界了。
然而外人毕竟是外人,有时候看到的和揣测的,可能都不及事实三分。